枷幕

今天拿回手机了吗?没有。
今天想青江江了吗?当然!

【刀剑沙雕】审神者想要投敌的理由㈣

可能是因为发现自己人设崩塌

环顾四周,都没有发现那两只漏网之毛。审神者放弃了寻找,熄灭了灶火准备离开厨房,却和猫球们来了个三连追尾。

煤灰色的猫猫球主动把头塞进跌倒在地的审神者手中,审神者一脸死而无憾的揉了揉,突然感受到了身体重心的变化,发现自己已经被扶了起来。审神者搓了搓手指,感到毛茸茸触感的消失有点小失望

今天的近侍开始严肃负责的询问本丸的情况。

“受袭原因不明,恢复进展缓慢,加上你现有六名刀剑男士恢复战力,可以完成今日的
出战任务。”审神者也认真的汇报工作。就是,你们的工作是不是弄反了?

“拜领主命,准备出征。其他未恢复的刀剑大多聚集在温泉区域,请您前去查看。”面无表情的付丧神说完转身就走,目睹了审神者撸了五只猫,现在长谷部心里只有八个大字:我吃醋了,快来哄我!

我现在对你睬都不要睬一下的,除非你现在就说你只要我一只猫!

“你们猫形态的时候有自我意识的吗?”Emm...沙雕审神者完全get不到自家近侍在生气,发出的理智破灭的声音。

“啧。”

啊啊啊啊啊啊!我做了什么!我的人设!突然意识到长谷部话中的巨大恶意(并没有),审神者带着冷漠(呆滞)的表情扫视厨房里的两只白色大毛球。

鹤丸国永默默藏好了毛毛里的小摄像头,用无辜的眼神望向审神者,伸出自己的猫爪爪。

“啪——”猫爪爪被身旁的巴形一把拍下。鹤丸国永望了望审神者又望了望巴形,一个扭身蹿入身后的雪地里。

“果然还是投敌吗?”

在审神者内心一片灰暗之际,一件尚带温度的宽大外袍落在了她的肩上,高挑冷峻的付丧神微微俯身,“主人,如果有事就呼唤我,我会在能听到你声音的地方待命。”在如此适合开展乙女剧情的氛围下,审神者带着退休老干部看到可靠年轻人的满意笑容,伸出手鼓励般的拍了拍巴形的肩膀。

“啪——”皮肉相碰的清脆声音令人感到十分熟悉。

“主人...化为猫形时我们会保有意识,但其对我们的行为会有影响,无意...”巴形动作僵硬的收回了自己的手,得到审神者的同意后迅速离开了这个影响风评的厨房。

然而沙雕婶终归是沙雕婶,现在审神者很高兴甚至有些美滋滋:看到有人和我一起狂崩人设,心里突然平衡了呢!

人设虽然崩了但工作还要继续,温泉吗?毛茸茸们,现在的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把过长的外袍调整好,审神者鼓起勇气踏出厨房:人设不能白崩,今天一定要回本!

“咪——嗷—”
“呜—喵嗷——”

走廊里一黑一灰两个小毛球正在相互指责,看起来很想挠对方一顿的样子。

要不是被毛线缠住,绝对会打起来的吧...审神者这样想着,蹲下来解开了纠缠的毛线,眼睛里迸发出狂热的光芒,大喊一声“fighting!”同时掏出手机开始近距离拍摄。但手机屏幕里只出现了四只jio。

我绝对不是足控,审神者冷静的关闭了摄像模式把手机放回兜里。

“主人今天有点不对劲哦?果然还是首落死吧!”安定向前迈步,但腿上的毛线誓做舔狗不肯放开,不安定最终还是安定下来——他绊倒了。审神者迅速为他让出了着地空间,一声闷响过后,审神者对笑得花枝乱颤的清光比了一个大拇指,然后迅速离开了作案现场。

身后隐隐传来“混蛋清光”的咆哮,审神者想了想,觉得自己完全无辜,毫无愧疚心的哼着走调小星星在本丸游荡,丝毫不关心任务的进度。

审神者并不急着前往温泉,洗猫如同上战场,审神者不想去的那么惨烈。

“信浓宝贝把jiojio抬起来~退退和我握个手!乱,给你毛线球!我这里还有很多纸箱~”在藤四郎的部屋里开心的撸着猫,左拥右抱的审神者突然被提溜出去,天下一振脸色阴沉。

“请您去完成任务!”我的弟弟只有我能撸!

“总的来说这不是敌袭对吧?让我去温泉是想做什么呢?”审神者没有看到毛茸茸时恢复了自己的智商。

“我对你们大老爷们儿洗澡没有兴趣。”可能智商本来就堪忧吧...

“这是万物的新产品效果,某位现在正偷偷蹲在房檐上的鹤先生提供的惊吓。”一期一振用力的关上幛子门送客,“记得去温泉。”这就相当可疑了。

呵,弟控,不就是想自己一个人撸毛茸茸吗,别以为我不知道!

想着一门之隔的毛茸茸天堂审神者内心深处突然涌起了为本丸除害的强烈责任感,和高处的搞事鹤深情对望“就算你现在是毛茸茸...”

“只要你交出作案工具并让我撸个爽,我就既往不咎,鹤,丸,国,永。”

摇摇欲坠的人设彻底崩坏。


战场上的溯行军:小老弟,什么这么多会心一击啊啊啊,没有受伤就别爆真剑岂可修!

第一部队:可去你刀匠的小老弟,你才是弟弟。

评论(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