枷幕

今天拿回手机了吗?没有。
今天想青江江了吗?当然!

【圣诞贺文】圣诞节

就假装我更新了吧(敷衍(*≧m≦*))

全员沙雕   OOC预警,友情向糖块


“马上就是圣诞节了,来庆祝吗?”

“圣诞节,新的节日!主上是要和鹤一起准备惊吓吗| ू•ૅω•́)ᵎᵎᵎ”

“emm...不了不了,大佬您请。最重要的环节就交给你了。”婶婶忍痛拒绝了鹤丸国永的提议,将一张演出表交给他。

“嘛,鹤一定会好好准备惊吓的!”鹤丸国永欢快的离开了天守阁,以翻窗户的方式。

嗯,我相信你一定会好好背锅的,鹤球国永(๑˙ー˙๑)


“歌仙,小俱利。圣诞晚宴就交给你们了~”

“好。”厨房的气压直线降低。

“哼。”冰...冰点,光忠麻麻救我。

“那我要干什么呢?”烛台切光忠解下了婶婶买的彩虹小马围裙笑得亲切...个鬼。

“QAQ,麻麻...不!光忠和sada酱一起准备服装,我去通知其他刃,再见”溜了溜了~

呼,差点皮断腿~


“圣诞老人三日月,魔法雪橇长谷部...其他刃有什么想演的角色吗?”鹤丸拿着婶婶给的表格来到广间。

“雪橇不是角色吧喂?!”

“啊,是主上给鹤的角色表呢,她会演麋鹿哦。”婶婶,被卖了呢。

“若是主命,我...”

“哈哈哈,老爷爷我没有意见哦~”说着把圣诞帽套在脚上,“是这样穿的吗:)”

“那样也不错啊!对了,其他刃还有想演的角色吗?”

“那些金色的是用来装饰圣诞树的道具吗?”

“啊,是呐。”

“那我就献出我的身体了哦,我是指演出。”

“好的,圣诞树是笑面桑。”鹤丸国永在表格上记录。

“啊...都是奇怪的角色...不要对我抱有期待啊...”

“国行,祭典上不要说这么没干劲的话!”

“不可以睡着哦,国行。”萤丸用刀鞘捅了捅装死的明石。

“哈哈哈,年轻刃真是有活力呐~莺丸殿?”

“嗯...大包平...”突然开始消沉了!太爷爷,不要伤心啊!

“阿鲁基!!!”

“你死心吧,我是不会和圣诞树桑分开的,对吧?”婶婶抱着笑面青江扭着头看长谷部,青江蹭着婶婶脖子上的金铃铛点头。

“青江江~”

“金蛋蛋~”

눈—눈...

“长谷部,我们走。”

“我的金蛋蛋QWQ”青江试图追回被婶婶从怀里掏走的金色刀装,被石切丸拦腰抱...哦豁没抱住。

“不要任性青江殿,主上还有事要忙,我的这个先给你吧。”

“嗯,工作也是很重要的呢。”乖乖回来蹭刀装。

礼物间

“唔...唔唔!”一个巨大的红色礼盒里发出了挣扎的声音,婶婶站在礼盒顶上用缎带打蝴蝶结。

嘛,为了太爷爷的笑容,稍稍忍耐吧,大包平。

“阿鲁基...”这样对新刃真的没问题吗?

婶婶跳下礼物箱窝在长谷部怀里,“嗯哼~搞定!”


“节目还没有开始吗,就让我们AWT48来开场吧!”一时间,绚烂的灯光打下,藤四郎短裤天团开始了表演。

“要多多支持人家哦♡~”乱向舞台下的婶婶笔芯。

“来买门票和专辑来表达支持!”

博多,婶婶,真的,没钱_(:3」∠)_

“鸣狐,参上。”“呀呀~您有兴趣成为偶像吗?来找鸣狐吧~”


“呼哈~”婶婶垂死病中惊坐起,“啊啊~不过是梦吗?”

“那,梦要一直做下去的话...会被允许...吧?”婶婶从床头柜上抓起一把散落的药片“等等我吧,一起过圣诞节。”

吃掉了提神醒脑的中药胃药片,婶婶打开了手机,给一个手机号发送了祝福。

“尝试一下问题发言也很有趣嘛~”

“啊,阿鲁基的祝福送过来了!”众刃在广间围住一台手机。

“不如我们也来给大将祝福吧。”药研藤四郎提议。

“好,乱也要~”

“那么一个一个来留言吧,谁先来?”歌仙问道。

“让我先来送上祝福。阿鲁基,圣诞快乐。”

“圣诞晚宴真是混乱又开心,只是脸上沾了奶油就不够帅气了。”

“下次也要和我乱来一场吗♡”

“这次准备的惊吓,您满意吗,鹤玩得很开心呐。”

“小夜给您摘了花,也用来装饰吧。”

“嗯...希望您能喜欢。”

“咔咔咔咔咔,制造快乐也是修行的一种啊!”

“和阿尼甲一起献上祝福。”“嗯嗯~”

“仿品...这样不会扫兴的话,节...节日快乐。”

“谢谢您的礼物,下次一起喝茶吧。”

“小姑娘节日快乐哦~”

“为您拔除灾祸。”

“尘世的节日...”

“干...干杯~”

“不是万圣节,我的祝福有用吗?”

“俺有好好的记录下精彩的回忆啊!”

“虎彻真品,献上祝福。”

“哈哈,大哥也一起吧。”

“...圣诞快乐?诶诶诶,你别生气!”

“最后风雅的结尾,祝您节日快乐,本丸全员参上。”

圣诞快乐




——————————————————

没写过贺文,_(:3」∠)_

想要神仙教我写贺文_(:3」∠)_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