枷幕

在多个墙头反复横跳,最后坐在刀乱的墙头晃啊晃啊,跌入了青江沼,超爱青江江,也超爱石青,青石,但不会写,绝望。
有点文会很开心但高三狗时间很少呐(乙女,bl都可以),中长HE向,小短篇就应该会是BE了,刀不是很可爱吗(小声逼逼)
打字巨慢而且入坑不久,回复慢是正常现象呐,不太熟的刀刀怕ooc过于严重可能不会写呐。
其他,耀厨,普厨,眉毛厨,联五厨,我爱APH和刀乱,也喜欢看综英美的文
嗯呐,以上(。・ω・。)ノ♡

【药婶】妄病 上 中

愚乐者

手入室的纸窗上映着阳光和紫藤的花影,审神者倚靠在小桌上任凭着眼前的付丧神检查自己手腕上的绷带,笑得一脸灿烂。

“您很开心吗,大将?”药研藤四郎将绷带一层一层的解开,露出了布满深棕色疤痕的手腕,“结了新的疤。”

“不是哦~”审神者的声音带着欢快和笑意。

“那为什么总要笑着呢,大将。”

“因为...”

“因为?”

“因为被禁止哭泣了。”

“...其实您不必那么在意别人的...”药研藤四郎的话被打断。

“不行哦~这是为了防止,为了防止...不能说...”审神者欢快的声音渐渐变得迟疑。

“大将,不论发生什么,我会保护您,所以...”

“哈哈,药研你在撒谎哦~”

“......”

“啊啊,药研,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你回答后可以提一个要求哦。”

“好的。”药研将药涂在审神者的手腕上,认认真真的将绷带重新打好。

“你为什么会发现不对呢?我笑得不够开心吗,放血也控制在一月一次。明明就是...”

“明明就是隐藏得很好?我不会让您自杀的,大将。”将少女的手放回去,慢慢整理着器材。

“所以,为什么?”

“因为喜欢。”

“我...”

“因为我喜欢你,大将。注视着你,观察着你,想要了解,想要保护你。”

“如果...这是要求,我会答应哦~。”少女从怔愣中反应过来,恢复了嬉笑的表情。

“不,这不是要求,大将。我不会向您提要求,想想您自己心中的感觉,再来告诉我好吗?”盖好了医药箱,将自己的手递到少女面前,像是发出了郑重的邀约。

“自己...”把玩着药研手指,并不肯抬头与眼前的付丧神对视,“我是白迟,是真名哦~不要再叫代号,但也不要叫这个名字!我不喜欢,给我想一个新的名字吧,只有你能叫哦!”

“大将?想哭的话,现在哭出来吧,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就像拒绝不喜欢的名字,没有伤害,我会保护你。”

“可以吗?”

“哟~大将。那我稍稍反悔,这是我的要求了。不过,这也可以算作承诺。”紫色的眼睛里染上了笑意,用另一只手环住少女,将怀抱交给她使用。

将头埋在温暖的怀抱里,少女肩膀的起伏渐渐变大,小声压抑的喘息逐渐变为凄厉的嚎叫,温柔的少年并不出声安慰,只是轻轻的拍打着少女的背部,传达着无声的支持。

‘如果这是要求,就算哭出来也不会引人厌恶吧...’


滴答...滴答

眼泪打落到木制材料上的声音清晰的入耳,少女漫长的浮思归于现实,将下巴抵在怀中的匣子上,手指轻轻的拨弄着小小的锁扣。

‘匣子里装着...不要想...装着...’

‘已经逃出来了...那个人不在这里...’

‘我不是为治疗他人而被使用的实验品...’

‘白痴。’

‘他来了...他来了...我在笑...我在笑...你成功了!快走...’

“嘭!”木匣子被推下去,发出巨大的声响,一份份纸质的记录摊到了地上,每一份上都有两个字:病历

“大将?”药研推开手入室的门走了进来,看到散落的纸张停顿了一下,“...发生了什么事情。”

“抱我...”少女坐在桌子上,用手臂支撑着身体,双目无神,面上带着惊恐。

被索要拥抱的对象轻叹一口气,把她拥入怀中,感受到少女的手紧紧抓着他的衬衫。

药研摸了摸少女的头,安抚道:“不要怕,我在这里。”等到怀中的人不再颤抖,药研准备再问一问当时情况,却感到腹部一痛,带有些许的温热感。

———————————————————————

重新发一下,今天晚上补完咕咕咕

既然注定be我加个kiss能算糖吗?
(并不能)

我错了,没有分结局,我尽量选一个比较好的结局

_(xз」∠)_

青江江答应嫁我了,今天写第二弹蛤蛤蛤蛤蛤ψ(`∇´)ψ

婶婶的修行书信⑤

致鹤丸

今天看到了小时候的一种塑料玩具

就是按鳄鱼牙齿可能会被咬的整人游戏

很有趣吧

只是童年的玩伴难以找回来了

嘛嘛~说一些快乐的事情

我改造了这个小玩具

不论按哪颗牙齿,它都会咬住手指

和大家玩会很开心

用你的话说,是个不错的惊吓吧

我有些想你们了

                                        

                                             审神者

                 另:鹤先生虽然听起来每天都很开心的样子,但还是感觉您有些孤独呐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ψ(`∇´)ψ——————

“哦,是什么?”鹤丸坐在屋顶上一把接住天上掉下来的小包裹,“是主人的来信,会有什么惊吓吗!”

鹤丸打开包裹,看到了浅绿色的塑料鳄鱼,露出了明媚的笑容,“真是不错的礼物啊主人,现在一期一振好像在.出.阵~”

“哈哈,厚!要看看主人给我送的礼物吗?”鹤丸国永飞快的抵达了粟田口的部屋,对准备离开你的厚藤四郎喊到。

“乱也要看~”

乱拉着厚凑了过去,鲶尾和骨喰也走上前去,很快鹤丸国永就被粟田口的短裤们包围了。

“所以,这样按下去就可以了吗?”厚第一个把手指放进了鳄鱼的嘴里。

“对,看看你会不会被咬到吧!”

“咔哒。”

“嘶,有点痛啊,下一个谁来!”

当所有的藤四郎都举着一根红肿的手指时,鹤丸国永感到身后一凉。

“阁下可以解释一下现在的状况吗?”一期一振温和的声音响起,鹤丸国永一抖,连忙转过身去解释。

“这是主人送回来的玩具,不信你看,这是主人的信!”鹤丸把信交给一期一振, “等等...信...信里...”

“阁下的解释,真是令人信服啊~”

“我错了!!!!!”

鹤丸国永,卒。

——————————————————————

我回来填坑了,我回来写刀了,马上就be了。

我没咕!!!骄傲( '╰(' )

燃蜉

朝雾中,水从翼上滑下,染湿了趴伏的草茎。暮色赤海,所旁观的,不过是只蜉蝣亡于火中罢了。

————————

名字里带然字,想改笔名,纠结_(:ι」∠)

算了不改( ✘_✘ )↯

【贺50fo】当婶婶和刀男玩猜猜我是谁

第一弹

婶婶很矮,婶婶很矮,婶婶很矮。

婶婶某天看见一对情侣玩这个游戏,母胎单身的她决定试一试(zuosi)

【笑面青江的场合】

笑面青江正把玩着金蛋蛋,你悄悄地走到他身后,捂住他的眼睛,亲了亲他的后颈。

“猜猜我是谁?”

“哦呀~是新的play吗?”不慌不忙的把金蛋蛋放回怀里,“是谁呢,是谁呢?”

他的手覆上了你的手背,“真暖和~主人这次跑不掉了,一起玩♂游♂戏♂吧~”

                              

                           ——————不是等等,你放开,为什么动不了了,女鬼小姐姐你别帮他啊啊啊!


【髭切的场合】

趁着膝丸不在,你偷偷溜进源氏的部屋,袭击了正把被子整理得一团乱的髭切。从后面捂住了他的眼睛。

“猜猜...”

话还没说完,髭切突然向后倒下,靠着你的肩上 ,头蹭了蹭你的脖子。软软的发丝让你觉得痒痒的。

“主殿不要动哦~”

            

            ————————————不敢动,不敢动,你快起来,弟弟丸要回来了。


【次郎太刀的场合】

次郎太刀在庭院里喝酒,你大摇大摆的走到他身后,踮起脚尖准备捂住他的眼睛。

够...够不到。

次郎转过身醉醺醺的盯着你,然后躺了下来,“嗝~主人是想干什么?继续吧~”

你被酒气熏染 ,有些晕乎乎的,直接坐在了次郎的腰上,双手撑在他的脖子两边,压住了他的长发。你收了收手指,俯下身亲在了他的嘴上。他舔了舔你的唇。

“好甜~”

      

           ——————————————假酒害人!


【药研的场合】

药研走在去往药田的路上,你一直偷偷跟着他后面。他余光瞥见了你,摘下眼镜放慢脚步,等你跟上来。你脚步轻快的跑过去,捂住了他的眼睛。

“猜猜我是谁?”

“我不知道啊,不给点提示吗?”他笑着回答。向后靠了靠,然后拉下你的手,偏过头亲你的侧脸,然后松开你,“我还有事要做先走了,大将。”

“大将你脸很红啊,发烧了的话待会来手入室一趟。”

          ————————————————诶诶诶诶诶?!我才不来!!!

===================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发糖,醒醒我是邪恶阵营的_(:τ」∠)_

我不是很习惯第二人称( ✘_✘ )↯

第二弹papa  信浓,珠子,哈贝贝
(永远不会来的第二弹蛤蛤蛤)

谢谢喜欢(ノ*>∀<)ノ♡

爱你们(ɔˆ ³(ˆ⌣ˆc)

【圣诞贺文】圣诞节

就假装我更新了吧(敷衍(*≧m≦*))

全员沙雕   OOC预警,友情向糖块


“马上就是圣诞节了,来庆祝吗?”

“圣诞节,新的节日!主上是要和鹤一起准备惊吓吗| ू•ૅω•́)ᵎᵎᵎ”

“emm...不了不了,大佬您请。最重要的环节就交给你了。”婶婶忍痛拒绝了鹤丸国永的提议,将一张演出表交给他。

“嘛,鹤一定会好好准备惊吓的!”鹤丸国永欢快的离开了天守阁,以翻窗户的方式。

嗯,我相信你一定会好好背锅的,鹤球国永(๑˙ー˙๑)


“歌仙,小俱利。圣诞晚宴就交给你们了~”

“好。”厨房的气压直线降低。

“哼。”冰...冰点,光忠麻麻救我。

“那我要干什么呢?”烛台切光忠解下了婶婶买的彩虹小马围裙笑得亲切...个鬼。

“QAQ,麻麻...不!光忠和sada酱一起准备服装,我去通知其他刃,再见”溜了溜了~

呼,差点皮断腿~


“圣诞老人三日月,魔法雪橇长谷部...其他刃有什么想演的角色吗?”鹤丸拿着婶婶给的表格来到广间。

“雪橇不是角色吧喂?!”

“啊,是主上给鹤的角色表呢,她会演麋鹿哦。”婶婶,被卖了呢。

“若是主命,我...”

“哈哈哈,老爷爷我没有意见哦~”说着把圣诞帽套在脚上,“是这样穿的吗:)”

“那样也不错啊!对了,其他刃还有想演的角色吗?”

“那些金色的是用来装饰圣诞树的道具吗?”

“啊,是呐。”

“那我就献出我的身体了哦,我是指演出。”

“好的,圣诞树是笑面桑。”鹤丸国永在表格上记录。

“啊...都是奇怪的角色...不要对我抱有期待啊...”

“国行,祭典上不要说这么没干劲的话!”

“不可以睡着哦,国行。”萤丸用刀鞘捅了捅装死的明石。

“哈哈哈,年轻刃真是有活力呐~莺丸殿?”

“嗯...大包平...”突然开始消沉了!太爷爷,不要伤心啊!

“阿鲁基!!!”

“你死心吧,我是不会和圣诞树桑分开的,对吧?”婶婶抱着笑面青江扭着头看长谷部,青江蹭着婶婶脖子上的金铃铛点头。

“青江江~”

“金蛋蛋~”

눈—눈...

“长谷部,我们走。”

“我的金蛋蛋QWQ”青江试图追回被婶婶从怀里掏走的金色刀装,被石切丸拦腰抱...哦豁没抱住。

“不要任性青江殿,主上还有事要忙,我的这个先给你吧。”

“嗯,工作也是很重要的呢。”乖乖回来蹭刀装。

礼物间

“唔...唔唔!”一个巨大的红色礼盒里发出了挣扎的声音,婶婶站在礼盒顶上用缎带打蝴蝶结。

嘛,为了太爷爷的笑容,稍稍忍耐吧,大包平。

“阿鲁基...”这样对新刃真的没问题吗?

婶婶跳下礼物箱窝在长谷部怀里,“嗯哼~搞定!”


“节目还没有开始吗,就让我们AWT48来开场吧!”一时间,绚烂的灯光打下,藤四郎短裤天团开始了表演。

“要多多支持人家哦♡~”乱向舞台下的婶婶笔芯。

“来买门票和专辑来表达支持!”

博多,婶婶,真的,没钱_(:3」∠)_

“鸣狐,参上。”“呀呀~您有兴趣成为偶像吗?来找鸣狐吧~”


“呼哈~”婶婶垂死病中惊坐起,“啊啊~不过是梦吗?”

“那,梦要一直做下去的话...会被允许...吧?”婶婶从床头柜上抓起一把散落的药片“等等我吧,一起过圣诞节。”

吃掉了提神醒脑的中药胃药片,婶婶打开了手机,给一个手机号发送了祝福。

“尝试一下问题发言也很有趣嘛~”

“啊,阿鲁基的祝福送过来了!”众刃在广间围住一台手机。

“不如我们也来给大将祝福吧。”药研藤四郎提议。

“好,乱也要~”

“那么一个一个来留言吧,谁先来?”歌仙问道。

“让我先来送上祝福。阿鲁基,圣诞快乐。”

“圣诞晚宴真是混乱又开心,只是脸上沾了奶油就不够帅气了。”

“下次也要和我乱来一场吗♡”

“这次准备的惊吓,您满意吗,鹤玩得很开心呐。”

“小夜给您摘了花,也用来装饰吧。”

“嗯...希望您能喜欢。”

“咔咔咔咔咔,制造快乐也是修行的一种啊!”

“和阿尼甲一起献上祝福。”“嗯嗯~”

“仿品...这样不会扫兴的话,节...节日快乐。”

“谢谢您的礼物,下次一起喝茶吧。”

“小姑娘节日快乐哦~”

“为您拔除灾祸。”

“尘世的节日...”

“干...干杯~”

“不是万圣节,我的祝福有用吗?”

“俺有好好的记录下精彩的回忆啊!”

“虎彻真品,献上祝福。”

“哈哈,大哥也一起吧。”

“...圣诞快乐?诶诶诶,你别生气!”

“最后风雅的结尾,祝您节日快乐,本丸全员参上。”

圣诞快乐




——————————————————

没写过贺文,_(:3」∠)_

想要神仙教我写贺文_(:3」∠)_

看来大家都很忙_(:△」∠)_
那么数珠丸
        被被
        奶猫婶

鹤丸现paro
be中短

emm,点文可以走评论,截止至12月7日_(:τ」∠)_

【刀剑乙女】当流氓婶变成了奶猫(3)

【小狐丸的场合】  @0206  @幻象万华镜

“喵~”没有犬科的生活,真惬意~

“咪...嗷!”这个气息...

“主人我们回来了,嗯,是油豆腐的味道!”小狐丸走到厨房的门口,接过油豆腐,让后向部屋走去。

“咪~”是你自己撞上来的,犬科~

婶婶猫从角落蹿出了,躲避不及的小狐丸为了防止伤到小小的一团,直接扑倒在地。

“喵?”好像有一个洞可以钻。

白色的毛团子蹿入小狐丸宽大的出阵服裤腿,蹲在后腿窝上,用自己的肉垫“按住”了小狐丸。

“这样就起不来了...”小狐丸保持着摔倒的姿势,手向前伸直保护住了盘子里的油豆腐,“主人跑这么快是来找小狐跳舞的吗?”

话说到一半,小狐丸突然打了一个激灵。

“喵嗷!”尝尝猫科的厉害吧!

小奶猫用还没长硬的牙齿咬住了小狐丸的腿,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印子,然后心虚的舔了舔,又被突然被抖下了腿。

“主人在逗弄小狐吗?”小狐丸趁机从地上爬起来,放下油豆腐把晕乎乎坐在地上的奶猫一把捞起来,“我一点都不小,主人想压住我没那么容易哦~”

“咪...咪!”放我下来,犬科!

晴朗的天空突然下起了太阳雨,小狐丸用手指点了点奶猫的头。

“主人看起来很高兴,心情改变了天气,是想做狐狸的新娘吗?”

———————————————————————

还有点这个的吗?

再更五个刃,这坑就算完了_(°:з」∠)_秃头

已有青江江,咪酱,小狐丸

要点其他走评论(ノ*>∀<)ノ

鸽文列表(bushi)

1 书信系列【修行信】【遗书】【无止的轮回】
1 婶婶的修行书信⑤(鹤丸的场合)
    已填,没咕,夸我!

2 婶婶的修行书信⑥(今剑的场合)
十二月八日更

【刀剑乙女】当流氓婶变成了奶猫(4)
被被的场合(十二月十日更)

【刀剑乙女】当流氓婶变成了奶猫(5)
珠子的场合(十二月十四日更)

【刀剑乙女】当流氓婶变成了奶猫(6)
二姐的场合(十二月十八日更)

2* 情感偏执系列

①药研婶be   愚乐者(十二月九日更完)

②青江婶be   信仰者(坑改)

③髭切婶be   无爱者(未删即将大修)

④鹤丸婶be   先亡者(改向点文十二月20日更)【辣鸡的我要查资料】

⑤青江婶he   遗忘者

⑥太郎婶he   寄生者

⑦压切婶be   疑心者(十二月十六日更)

以及:

没爷没狐没鹤没龟没懒癌,我要闹了,我要发刀ψ(`∇´)ψ

不是刀死,就是婶亡

我要做魔鬼本鬼ψ(`∇´)ψ

魔法粉彩少刃蛤蛤蛤蛤蛤,看到了 @未见殊途 的脑洞,先捏了三个
(ノ*>∀<)ノ♡